兴县新闻|山西新闻|国内|社会|图片新闻|视频新闻|精神文明|交通
媒体聚焦|吕梁新闻|国际|法制|滚动新闻|教育卫生|文化兴县|三农
星期
您所在的位置:兴县新闻网 > 兴县新闻网> 文化兴县
“石匠”贾喜平
兴县新闻网   2017-09-03 16:11:45

    与朋友闲聊,贾喜平常常自诩是一“石匠”。在晋西北和陕北的人印象中,石匠是给人砌墙、碹窑的工人。虽也算耍手艺的,但含金量不高,但凡能吃苦的人都能学会,是做粗活的,也是所有手艺行当苦水最大的工匠。当然,喜平说他是石匠,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毕竟他现在从事的职业也是和石头打交道,每天用锤矸在大理石、汉白玉上精雕细刻,写诗作画。

    经过二十余年的艰辛打拼,早已成为兴县东方雕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老总的贾喜平,工活稍多的时候还是一把锤子一根矸,和工人们奋战一线。推平车、搬石材样样苦力活都一马当先,劳动人本色一点没丢。我与喜平相知相识,是源于工作上的往来,他早在十几年前就为晋绥烈士陵园镌刻烈士纪念碑及墓碑。后来因其扎实精细的做工,科学合理的报价和诚信厚道的人品,得到合作单位与社会上的普遍认可。经常打交道,也就慢慢熟络了,发现相互共同的爱好很多,后来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对他一波三折多难多坎的命运有所了解,同时对他对生活对事业契而不舍的追求,不管遭遇什么磨难,对爱好、对信仰永不言弃的执著由衷敬佩。

   喜平1971年生于兴县魏家滩。从小生在干部家庭,条件优裕,作为家中的唯一男孩,可谓“生在蜜罐中,长在红旗下”。小学、初中、中专,幸福的日子总是一瞬而过,喜平不知不觉中已步入社会。中专毕业后,本来学中医专业的他,阴差阳错分到粮站工作,没上几年便下岗了。后来又调入煤矿,同样没逃脱下岗的命运。幸运的事不会成双而至,不幸的事总是会结伴而来。与后来发生的一连串家庭变故相比,下岗就不算是个事。先是做乡镇领导的父亲蒙冤去职,甚至入狱(后来平反复职)。随后一场车祸夺走母亲的生命,紧接着媳妇抛下一岁不到的儿子远走高飞……喜平的命运一下跌入万丈冰窟……

    当时,面对嗷嗷嗷待哺的幼子和一个尚未长大成人的小妹,喜平万念俱灭。关门谢客浑浑浑噩噩地渡过了一段时间,在亲友你开导鼓励下开始重新安排自己,最后他选择了在兴县尚属冷门的石雕行业。喜平说,他当初之所以选择石雕这个苦差,更多考虑的是这个职业比较接近文化艺术,能在工作中学习,学习中工作。将干活与爱好融为一体时干活也就成了一种享受了。

    于是,贾喜平将幼子托付给已结婚了的大姐南下长治拜师学艺,凭着顽强的意志,喜平半年后学成归来。用他的话说,就是一锤一矸打天下。当时兴县做石雕的也有三两家,但规模不大,工艺也一般,实际上,就是单项刻碑,根本谈下上大型牌楼、牌坊加工建造。据喜平讲,当时刚刻碑时在县城无立锥之地,推碑车从后发达拉下县城,大街上展示技艺,围了不少人观看,有人讥讽,曾经的正科干部的儿子灰秋拉垮刻了死人碑。现在回忆,心酸满怀。喜平凭着精湛的技术和与人为善吃苦耐劳的个性,硬是打出一片蓝天。几年下来已是享誉全县的雕刻名师。大小工活接踵而来,一个人单打独斗已很难应付局面,于是招聘员工注册公司,实体就这样做起来了。

    贾喜平经过近20年的艰辛打拼如今也算成功人士了,然而他在繁重体力劳动和拖沓的交际应酬之余仍笔耕不缀,闲遐时不是置身茫茫书海就是写作文章、练习书画篆刻。迄今为止,喜平在各类报刊媒体发表文章诗词百余篇,书法美术篆刻作品多次参展,在魏家滩油煎面塑艺术节和县城元宵节,他制作的彩灯多次夺冠。由他牵头的魏家滩油煎面塑工艺也被吕梁市文化部门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5年,喜平创作的诗词连获两项大奖,荣获“第七届‘华鼎奖’中华诗词大赛”金奖和“第十二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金奖。其父贾斌也同获后一奖项,父子两人一同进京参加颁奖典礼在兴县文化史上尚属首次。

    去年,喜平在县城东原家坪忻黑路旁建成400平方米两层仿古小楼一幢,这个地处高速路口又避开城市喧嚣的“世外桃园”从事服务行业独占优势。好多商人想出高价承租,而喜平却另有他的想法……果不其然,近日,一块“嵋山书院”的牌匾赫然挂在楼层正中,许多人对喜平的这一举动不能理解,觉得现在是金钱社会,手里有钱,体面人前。放下这么好的钱路何须每天为了赚钱而东奔西跑劳心费神,他到底图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向往和追求。好的、坏的、高雅的、低俗的……因人而异,不一而足。作为多年的朋友,对喜平的这一动作我也多少有些不解,近日,我带着疑惑走进嵋山书院,对喜平的书院参观学习的同时也对他内心深处与人存异的思维进行了进一步探索剖析。

    参观了书院各个区域,我深深感到当一个人对某项事业痴迷达到一定层度时的巨大动力。喜平的书院琴棋书画一应俱全,各种石雕物件琳琅满目。每一区域都装饰考究,独具匠心,看得出主人的良苦用心和特殊思路。至于耗资耗材自然不是我等能估价。喜平介绍说,其实“嵋山书院”并非他首创,最早是兴县清代名士康绍墉创办的,尽管文化底蕴深厚,也引领了几代文化人,但中途几经断层。自己就是想倾其所有将这一祖先留下的文化“品牌”传承下来,为推动我县文化事业发展尽一点微薄之力。这时我突然想起一句名言――“傻瓜一样坚持,才有瓜瓜叫的结果”。我不知道这样评价喜平是否中肯贴切。

     凭心而论,在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大县,贾喜平的资产根本称不上是“富人”。不过,比起但行其事即双手沾满铜臭的那些商贾大腕,喜平的富有自有别人无可比拟之处。作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兴县本届政协常委、兴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兴县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贾喜平所想所为,不正是县委政府“文化兴县”、“水墨兴县”的大乐章中的一个音符吗?!(任虎鸣)

 

编辑: 高微微      责任编辑: 马志伟 来源:
  相关链接
  图片新闻  
   
走进北坡 流金盛夏 如... 点赞"兴县城... 
   
天赐康泰• ... 兴县举办南 ... 兴县举行晋 ... 
   
温家宝到山 ... 周未我们植树去 兴县广大群 ... 
  兴县新闻  
友情链接  
晋绥网山西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网站吕梁网新华网新华网山西频道新华网吕梁频道吕梁新闻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山西新闻网吕梁政府网兴县人民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中红网中新网山西新闻人民网山西频道
关于我们        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0358-6322410        地址:兴县蔚汾镇蔚汾大厦6楼
主管:兴县县委宣传部 主办:兴县县委新闻办公室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